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初識周其洪老師時,他普通的相貌和穿著打扮與想像中略有差別,但他淵博的知識、睿智的談吐、豐富的人生經歷,以及對事業的熱愛和執著的追求,卻深深地吸引著我。   我們的採訪安排在中央民族大學的一個教室裡。在去教室的途中,他頻頻地抱歉,為了避免打擾學生的自習,他特意選了一個人最少的教室,很謙遜的讓裡面的一兩個同學換教室,周老師的這種謙遜的待人態度是他十六年職業生涯養成的專業素養和習慣。   從談話中得知,這幾天周老師一直忙於教育部「中學生職業生涯教育培訓項目」的準備工作,這是我國首次在中學實施職業生涯教育項目的試點,目前已經確定了七個試點縣,如果試點成功將在全國推廣。因此,教育部對實施這個項目人員的挑選極為嚴格,周老師正是教育部已選定的四位職業生涯規劃專家之一。     目前,中國的大學每年都在擴招,大學生面臨很嚴峻的就業壓力,迫切需要職業生涯的規劃和指導。而我國學校的生涯教育與西方國家又有很大的差距,西方國家從中小學時就開始輔導學生規劃自己,所以許多西方中學生在考大學時都有目標,選擇自己最感興趣或者最適合的專業或學校。西方學校教育的目的是讓學生找到一份工作,確切地說是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他們的動手能力、操作能力、目標感很強,比如西方國家的學生在找工作時一般會針對不同的公司發內容不同的簡歷。而我國的學校教育是以學歷教育為主,以成績、學位為目標,為將來做準備的意識較差,對學生來說,大學的學習和將來的工作脫節,很多同學在畢業時就會為找工作犯愁,不知所措,不懂擇業技巧,一份相同內容的簡歷漫天發。   2005 年 9 月,周老師第一次在中央民族大學開設「大學生職業生涯規劃」課就獲得巨大成功,深受同學們喜愛。一位民大大四的學生說到:「第一次聽周老師的課後,我就覺得自己很幸運,在我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學年還能遇到一位讓我受益匪淺的老師。雖然我選擇了考研,但我深知學位水遠不能代表能力,所以我也選擇了職業生涯規劃這門課。聽了周老師的課真的很感動,他用富有激清的聲音,真誠地為我們傳授知識。周老師的課,讓我受益終生! "   周老師經常為學生做義務的職業咨詢和輔導,幫助他們找到適合的崗位口有一位澳大利亞歸國的留學生,回來很久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她很困惑,最後找到周老師,周老師不言厭煩地給她作輔導,分析原因,找到自身的優缺點,提供擇業技巧。最後,這位留學生在一個知名的會計師事務所找到了工作。這樣的事例對周老師來說不勝枚舉,他認為,用知識、經驗幫助別人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中國現階段,在大學裡做職業生涯規劃輔導的一般是心理學系的老師、就業指導中心人員、營利性公司的從業人員等。心理學系的老師側重在心理方面的指導;就業指導中心的老師側重在就業政策方面的指導;公司的職業規劃的講座不系統,商業氣息濃厚。現在高校匱乏既懂職業生涯規劃理論又具有豐富人力資源和職業咨詢實踐經驗的專業人才,國家必須加大培養這方面的人才,這對於緩解畢業生就業壓力和指導學生生涯規劃將會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也是我國在高校實施素質教育的當務之急。   周老師是大學老師、又曾是分配辦副主任,熟悉高校就業政策、教學方法、學生心理,並且給企業做了八年人力資源管理,瞭解企業的用人標準和流程,如果將這些有機地結合,就可以形成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所以他選擇了在高校做一名專業的職業生涯規劃的老師,既能滿足自已的興趣,又能充分發揮自己的能力,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他先後取得了全球職業規劃師和國際職業培訓師兩個認證資格。   周老師提醒大學生朋友,證書不是越多越好,要與自己將來的職業目標關聯,不要跟風,看見別人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即使你拿了證書,對你也沒用,但如果你有確定的目標,證書就非常有用了,這是你的執業和專業身份的象徵。在校大學生要重視自己的職業生涯規劃,要根據自己的價值觀、勝格、能力、興趣,結合職業狀況,設立切實可行的目標,盡可能多接觸社會、多實踐,一定要把自己在大學裡的學習和將來從事的工作結合起來,培養自己良好的人際溝通、團隊合作、解決問題等方面能力,做一個誠信、助人、負責任的人。學習是為了工作,工作是為了自我實現,自我實現就是要為社會做出貢獻。   周老師說:人生一定要有目標,但實現目標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人生旅程會有很多困難和坎坷,正是曲折的人生經歷的磨練,才鍛就了今天的成功。   周老師曾三次參加高考,第一次是在高二的時候,他考上了一個農業中專學校,但由於身體的原因,沒去讀中專。他開始鍛煉,天天踢足球,身體逐漸地好起來,學習成績也提高很快。第二年,他順利考上了省內的師範大學,由於沒有達到既定的目標,再次決定復讀。當時有很多人不理解,因為八十年代考取大學是何等的困難。但正是他的自信和對未來的憧憬和執著,第三年,他一舉奪得了當年所在縣的文科狀元,被中央民族大學法律系錄取。大學期間,他學習刻苦,各方面表現都很優秀,到1989 年畢業的時候,他獲得了僅有的 5 %的留京指標,留在學校法律系工作,後又被抽調至學校畢業生分配辦任副主任。工作幾年後,於1995 年考上本校研究生,1998 年研究生畢業後放棄了分配辦副主任行政職務,自願回到法學院成為一名普通的教師。   周老師認為,學校的老師不能脫離社會。在讀研究生和在法律系教書的過程中,周老師還在聯想、安踏等國內著名企業從事人力資源和企業管理的兼職工作,特別是在聯想的那段時間,對他的人生影響很大,柳傳志和楊元慶要壯大民族IT企業的精神和氣節深深地影響了他。周老師的幾句話,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刻:   人生短暫,每個人在社會上就要做一些有意義的事,金錢不是最重要的,除了滿足自己的物質生活需求之外,要對社會有所貢獻。